蘭州亚游国际AG化工有限公司
首頁 | 聯係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設為首頁 | 手機站

產品目錄

聯係方式

聯係人:業務部
電話:0931-8608289
郵箱:service@sxfmj.com.cn

當前位置:首頁 >> 新聞中心 >> 正文

棉花降價近一半 衣服卻漲價兩三成

編輯:蘭州亚游国际AG化工有限公司   字號:
摘要:棉花降價近一半 衣服卻漲價兩三成
國慶節後,涼意漸濃,正值換季時節,各商場秋冬裝開始熱賣。讓市民鬱悶的是,商場裏的秋冬裝身價比去年高了兩三成:一件普通外套能賣到七八百元,300元以下的幾乎找不到了;一條褲子賣五六百實屬正常;一件薄薄的風衣,標價二千元甚至三千元已不是什麽新鮮事……服裝的主要原材料是棉花,而在過去的一年,棉花價格已高台跳水,降價近一半,可服裝卻沒有停下漲價的腳步,今年秋冬季甚至漲得更厲害。那麽麵對原材料降價的現狀,服裝上漲的原因何在?標價上千元的衣服真實成本有多少?記者進行了探訪。

今年秋冬裝漲價兩三成

以前商場裏普通品牌的秋冬裝外套不少標價二三百元的,而今年轉遍商場,恐怕也難找到低於300元的外套。一件毫不起眼的風衣,標價在千元以上也並不少見。業內人士告訴記者,今年秋冬裝平均比去年同期上漲了20%~30%左右。

商場一月工資買一件衣服

商場的產品質量較為令人放心,很多人購買換季衣服,首要選擇還是去商場。不過,今年許多市民在逛完商場後發現,衣服價格太貴了!“一條傑裏斯的褲子標價595元,一件卡拉裏尼的風衣賣1600元,一件雷迪波爾的外套賣2000多元,還有的高端品牌風衣一件賣到近四千元。照這個價位來計算,一個月工資剛夠買一件高檔風衣的。”市民張先生說,今年男士的服裝在整體款式上沒有太大的變化,但價格變動卻不小。

在香港中路佳世客二樓的思萊德男裝櫃台前,記者看到較為便宜的男開衫標價399元。在台東的一家商場,去年賣199元的佐羅世家褲子今年賣到了260元。

專賣店最高漲幅超過30%

部分名品專賣店因為積累了一定的消費人群,漲起價來底氣更足。據了解,今年島城VeroModa女裝平均比去年貴了200元左右。而在市區的一家淑女屋專賣店,去年賣四五百元的衣服今年均賣到了六七百,上漲幅度超過30%。

據市區一家自然元素品牌女裝專賣店銷售人員告訴記者,他們店的服裝今年平均漲價30%,去年賣400元左右的女裝今年售價肯定要賣到500元以上。

地攤去年100元今年150元

在漲價的大潮中,地攤和網店服裝價格的漲幅同樣很大。島城一家地攤商家告訴記者,今年地攤的衣服漲價幅度是最大的。“去年夜攤上的一件秋裝外套一般賣100元左右,今年沒有150元根本不可能拿下來,去年一條褲子賣80元,今年也得賣到130元。成本增加了,賣便宜了掙不出飯錢來。”在台東擺夜市的鄭鳴告訴記者,現在擺夜攤的人多了,盡管漲價,收入卻沒有增加。與此同時,各網店衣服的銷售價格也在上漲。

棉花雖減產價格降幅大

服裝漲價,很多商家說是原材料上漲所致,那麽今年的棉花價格究竟如何呢?濰坊市北部地區是山東省的重要產棉基地。10月3日,記者來到濰坊市濱海區報莊子村,一探究竟。

價格去年7.2元,今年4.2元

報莊子村離海隻有20公裏,地性偏堿,適合種植棉花。村民徐俊營今年32歲,是一個種植棉花12年的“老棉農”。“現在棉花剛采了第一茬,我種了22畝棉花,到現在收獲了2000斤棉花。”徐俊營說,去年棉花價格特別高,他大部分棉花都賣7.2元一斤。最近也有到村裏來收棉花的,給的價格是4.2元一斤,與去年相比,跌幅超過40%。

采摘不舍得雇人,全家上陣

10月3日早晨6點半,徐俊營和父母妻子起床吃飯,剛7點就準備出發了。記者跟隨徐俊營來到他的棉田,遠遠就看到棉花白茫茫地一片。“很多棉花都開大了,但來不及拾,22畝棉花,采一遍需要兩個人15天連軸轉,非常費事。”到了地裏,徐俊營一家每人係上一個兜子,蹲到地裏摘起棉花來。臨近中午,徐俊營的妻子回家做飯,然後將飯帶回來,一家人的中午飯就在地裏吃,吃完飯就馬上開工,直到晚上7點才收工,四個人一天收了600斤棉花。

“現在人工太貴了,雇不起人。”徐俊營說,今年一斤棉花隻能賣到四塊多錢,如果雇人,光采棉成本就八毛錢。

產量雨水勤,棉花多減產

徐俊營說,今年雨水勤,影響棉花的產量,棉花是喜歡陽光的作物,雨水多了很多棉桃就壞掉了。“去年棉花畝產達到600斤,今年恐怕500斤都達不到。”

徐俊營的22畝棉田,種植成本並不一樣。“有6畝地是村裏分的地,不用交錢,每畝的種植成本在500元左右。其餘16畝棉田是承包村裏的地,一畝地的租金是350元,加上其他費用,一畝地的成本要達到850元。”徐俊營說,“一畝棉花,化肥要200元,農藥150元,薄膜和種子差不多也要100元,還有其他費用50元。”徐俊營盤算著,今年棉花差不多能收1萬斤,如果按4.2元一斤計算,毛收入能達到 4.2萬元,而成本在1.7萬左右,純利潤隻剩2.5萬元。“如果請采棉工,一年恐怕隻能剩下不到2萬元。”

成本工人工資普遍上漲

今年3月,棉花價格已從31000元每噸的高位跌至24000元每噸,又一路跌跌撞撞走到如今的20000元每噸。棉花價格暴跌了四五成,服裝為何不降反漲呢?

棉價從下跌到傳導到紡織企業,還需要一段時間。目前紡織企業用的棉花多是上半年買進的高價棉。去年棉花價格大漲,很多棉企都囤積了大量棉花,當時的棉價在30000元每噸上下。

青島服裝行業協會秘書長鄭明梅說,即使棉花價格便宜了,但人工費漲了,企業融資成本高了,服裝綜合生產成本還是會增加。“現在普遍招工難,為了留住工人普遍都在提高工資。”青島即墨一家服裝廠廠長王先生說,棉花價格雖然有所下跌,但服裝的生產生本有增無減,他們生產的秋裝批發價較去年上漲10%。

供應商場收費名目繁多

秋冬裝漲價,除了廠家,也離不開商場、代理商的層層加價。服裝品牌都會想方設法進駐商場。商場大部分實行聯營扣點,即售價中扣除一定的點數給商場。記者了解到,青島商場對服裝的扣點為15%~35%不等,具體點數根據商場的影響力和品牌的實力不同而定。

佐羅世家青島代理商崔先生說,商場向代理商收費五花八門,五一、十一、元旦、春節等各種節日的促銷活動,他們還要另外交錢。以店慶為例,商場要向供貨商收取店慶讚助費、店堂布置費等。崔先生說,代理商雖然可以賺到衣服售價的20%左右,但麵臨的困難非常多。有時候一個月費用就交到六七千元,此外,銷售人員的工資也在上漲,還有貨物壓倉的風險。

銷售起洋名字身價倍增

價格年年拔高,與服裝品牌的定價策略有關。“近幾年國內服裝品牌爭相走高端路線,價格與國際接軌。”青島大學金融學博士張宗強說,現在商場很多衣服,紛紛向洋品牌靠攏,或者起個洋名字,然後順勢抬高身價,而披上“洋外衣”的國產貨隨即身價倍增。據了解,目前島城高檔商場差不多有一半服裝品牌或是起了個洋名字,或是自稱國外品牌授權。

上一條:編織工藝品如何開展網絡營銷? 下一條:翡翠大家:玉不琢不成器